四川作家网 > 阅读 > 散文
杨明强:在儋州,膜拜东坡居士
来源:方志四川(微信公众号) 编辑: 时间:2024-05-11

驱车海南岛,我最想走读之地,莫过于儋州。

那是因为,海南儋州市是当年北宋大文豪、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东坡先生第三次被贬谪、流放之地。历代文艺名流大家中,东坡是我最崇拜的偶像,没有之一。

儋州书院位于儋州市中和古镇,始建于北宋绍圣五年(公元1098年),坐东北朝西南。院内建筑按三轴线布列,主体建筑均布列在中轴线上,依次为头门、载酒亭、载酒堂、正殿、东西两庑廊等。

经多次扩建,如今占地多达31200平方米。她既是弘扬古代优秀文化遗产,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课堂和开展科学研究的基地,也是全国第四批(1996年)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级景区和海南省第一批省级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


1.jpg

一代传人



2024年1月下旬,儋州的气候宛如天府成都三月的春天,阳光明媚,惠风和畅。迈入东坡书院,似有一阵仙风扑面而来,再加上笔者激动心情的助推,仿佛整个身心已穿越时空,置身北宋,与大文豪、四川老乡苏轼先生行将谋面。

怀着十二分的钦佩、膜拜与虔诚,我们一行花了半天时间,先后参观、走读了“东坡书院”内的各处景点、场馆。每到一处,东坡居士的塑像、字画及其学习、生活场所,仿佛都有东坡先生在面前为我们一一介绍似的。通过现场参观、研学,我们对东坡先生的博学多才、人格魅力和旷达胸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目睹东坡笠屐铜像,不禁让我回想起他当年的处境:1097年4月,年过62岁又丧妻不久的东坡,带着小儿子苏迈,从第二次被贬地的广东惠州,来到第三次被贬地——最为偏远的、大宋最南端的海南岛之儋州,风烛残年,万里投荒,举目无亲。因为长期被贬居闲职,不用上班,仅在官府居住一个多月就被逐出官舍。他只好去城南置地,自建栖身之所。好在儋州当地逸士黎子云和百姓出于对东坡居士博学多才和亲近黎民的仰慕和敬重,大家自发集资在桄榔林中为他盖了五间茅草房,并送他食物和粗布,才聊以安生。同时,海南岛一些仰慕居士的粉丝,也不时前去看望他,向他讨教求学,他也才因此得到些许慰藉和快乐。


2.jpg

东坡诗



初来儋州,他发现当地学风不盛,就决定自办学堂,自编教材,在海南岛为黎民百姓传播中原文化。当时,他自编《书传》《易传》《论语说》作教材,以“转化其风俗,变化其人心”。不少学子慕名前来儋州拜师求学,如琼州的姜唐佐,崖州的裴闻义,江苏的葛延之。当地人黎子云兄弟、符林、王霄等读书人常“载酒问字”,过从甚密。

一生慈悲、乐善豁达的东坡乐于同百姓交朋友,并大力倡导识字读书,甚至挨家挨户去动员家长送孩子上学堂。次年五月,当地教育渐渐发生了可喜变化:出现了书声琅琅、弦歌四起的新气象,读书习文蔚然成风。随后,培养了海南第一个举人姜唐佐,才有了儋州人符确考中进士的历史记载。“三年儋耳余甘露,千载琼州出凤凰”,正是他教书育人的成果体现。

来到劝学堂,我们仿佛看到学生穿宋服,进学堂,学礼仪,拜孔子,吟诵东坡诗词,古代儒生的学习场景在此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东坡虽然多年被贬,谪居穷乡僻壤的异乡,但他的慈悲情怀和随遇而安,以及旷达乐观的人生境界始终如一。爱护生灵、珍惜生命,在史载“放生”一事中得到鲜明体现,难怪他在堂上曾亲书“鱼鸟亲人”字样。1099年2月24日这天,东坡从城南买了21尾鲫鱼,到城北放生。“其鱼皆随波投谷,众会欢喜,作礼而退”。这篇《书城北放鱼》记录了他组织众人念佛放生的全过程。

在东坡书院,我们见到了一种很特别的花卉——狗仔花。她开得奇妙,名贵稀少,但只有在儋州的东坡书院才见得到。

这里,曾有一个有名的典故,颇为有趣。当年,苏东坡曾读到王安石的一首诗,“明月当空叫,五犬卧花心”。东坡觉得这两句诗写得不准确,遂改为“明月当空照,五犬吠花荫”。后来,等他来到儋州,在他在桄廊林自建的房屋附近,亲眼所见皓月当空的夜晚,凌空而叫的明月鸟(一种山麻雀),才恍然大悟,自己当年错改了老王的诗。因为,狗仔花开花之际,绽开的花瓣内有5个小花蕊,形似5只小犬,头顶头,卧坐一团,头、身、尾俱全,故名“狗仔花”。后来,“狗仔花”也因这段名人轶事而名扬天下。


3.jpg

东坡与民同乐



长方形的“载酒堂”是当年东坡讲学、会友之处,为书院的主体建筑。堂中两侧乃历代名人诗文碑刻13石;后墙两幅大理石刻:右边为明代大学问家宋濂所题,左边为明代苏州大画家唐伯虎所画的《坡仙笠屐图》。画里记叙东坡走访黎子云,途中遇雨,借农家竹笠木屐而归,反映了东坡随遇而安,与百姓和睦相处的品格。画面中,只见东坡头戴竹帽,脚穿木屐,高卷裤管,身体向前倾斜,在村道上顶风冒雨,归去来兮。其神态可谓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让我们仿佛目睹了东坡现场实景。这里,画家对东坡的崇敬和膜拜可见一斑。该画不愧为镇院之宝。后来,今人又为东坡铸造了高大铜像,自然也就借鉴了这幅名画的意境而为之。


4.jpg

载酒堂


来到快意亭,笔者进一步读懂了东坡的高尚人品和英雄本色。东坡一生三次被贬,“最贬是儋州”,一次比一次远离京城,生活条件愈加艰苦。一生的贬谪生涯累计多达10年以上。然而,他天生就是一块硬骨头,早置生死于度外。他一生仕途坎坷,颠沛流离,政治失意,生活困顿,一生悲苦,然而却不抱怨,襟怀磊落,以德报怨,才情与人品高度融合,不愧为天下读书人的第一偶像。

谪居儋州,虽苦了他自己,却幸运和造福了一方百姓,振兴了海南教育,让蛮荒之地开启了重教兴学的文明新风。可以说,在海南,文明的火种,文化的种子,是靠东坡带来的。


5.jpg

城东学舍


很了不起的是,东坡三次被贬,身处逆境,反而竟成就了他人生的三次巅峰时刻。这也是他一生最大的功业。他的文章、诗词、书法等都在这十年坎坷之间走向了艺术的顶峰,难怪他在诗中曾写道:“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在流放的逆境中,他总是充满乐观和自信,对窘困失落的贬官生活泰然自若,淡定从容,充分表达了睿智旷达、“虽九死而未悔”的高尚品质和人生哲学,不愧为历代后世文人墨客顶礼膜拜的宗师与楷模。

儋州谪居三年,东坡以载酒堂为阵地,敷扬文教,传播中原文化,对儋州以至于整个海南岛的教育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后来,儋州人赋诗作对,逐渐蔚然成风。近年来,儋州旧体诗和民歌创作十分活跃。1996年,儋州被评选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2002年,获“中国诗词之乡”“中国楹联之乡”称号;2013年,又荣获“中国书法之乡”称号。儋州,由此被誉为“诗乡歌海”,可谓名副其实,实乃东坡居士深情教化之正果也。


6.jpg

东坡居士塑像


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卓尔不凡的苏东坡。但凡遇到人生起伏、失望落寞之际,总会用东坡的诗词“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来勉励自己。林语堂曾说:“苏轼已死,他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他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他曾被命运高高地举起,正准备大干一番时,却又被命运重重摔下。

苏东坡的一生,年少丧母,青年丧妻,中年丧子,仕途不顺,一贬再贬,只有短暂的一时繁盛。从成名时的万众瞩目,到被命运夺走一切,亲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然而,他竟能把失意融化了,化成“人间有味是清欢”的艺术美学;把挫折揉碎了,化成“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的洒脱;把颠沛流离接纳了,化成“此心安处是吾乡”的诗意。


7.jpg

明代画家唐寅绘东坡像


在命运的千锤百炼下,他早已看淡了人世间的功名与浮华,集儒释道于一身,心如止水,悟彻天地。人生,难免会遭遇风风雨雨,与其唉声叹气,指责抱怨,还不如独善其身,平和淡定,从容前行。

人生总要有点热爱,有所坚持。苏东坡的诗意人生,不是消极的避世,而是超然物外的洒脱,宠辱不惊的淡泊。面对人生的风雨,苏东坡写下“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洒脱;即使一再被贬,仍有“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气魄。

慨而言之,令世人钦佩、膜拜的东坡居士,活成了历代文人的精神脊梁。仿如一抹清辉,隔着山河岁月,映照古今。宋代以后,无数失意愁苦的文人雅士,也纷纷从他的身上汲取直面生活的勇气和力量,渐渐远离忧伤和愤懑,变得更加宽容和温暖。那是一种包容万物的慈悲,是笑纳一切的达观。正如董卿在中国诗词大会上对东坡居士的评语——“在最低的境遇,活出最高的境界”。


8.jpg

东坡书院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作为后学者,我们要学习他的人生态度,以得超脱;学习他的生活态度,以得趣味;学习他的艺术态度,以得境界。

人生为何不快乐?只因未读苏东坡。

读懂苏东坡,便能开启人生的快乐之旅。

这,便是我们此次儋州之行的最大收获和感悟。



9.jpg

作者杨明强(左一)一行在东坡书院留影


2024年4月26日初稿

2024年5月8日改定


(文/图:杨明强网名晓风皓月,作家,摄影家,知名媒体人,《招生考试报》原主编。四川省省直(红星)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四川省校园文学协会副会长,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副秘书长,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从事新闻采编30年,历任《成都教育报》要闻版责编、《四川青年报》时政新闻部副主任、“时代教育”周刊主任、主编,出任《招生考试报》主编18年。发表文字作品近200万字,采编作品获省级以上奖150件。发表摄影作品2000多幅,获全国奖22幅。出版《2006中国当代摄影百家杨明强作品选》和散文随笔集《游云笔记》等著作5部,散文作品入选多部文学作品集和高考、中考阅读训练题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