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阿炉·芦根:花样农家

编辑:骆 驼 | 时间:2021-01-14 | 来源:人民日报 | 浏览量:1103

 

       前不久,在朋友的办公室,我被一盆绿植所吸引。

  我问:这花是哪来的?

  新建村。朋友回答。

  见我一愣,朋友补充道:乐山市金口河区共安彝族乡新建村,那里变成了一座大花园。

  哦!我恍然大悟。

  我对新建村并不陌生。十几年前,我就是在共安彝族乡新建村踏上工作岗位的,任新建村的村主任助理。那一年初夏,天空下着蒙蒙细雨,高居山巅的新建村笼罩在一片空蒙之中,令二十岁出头、刚步入社会的我,倍感新奇。乡政府的老吴,是新建村的包村组长,领着我往山上爬。我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走了几个小时,浑身已经湿透,但抬头一看,新建村还遥遥地立在前面。

  新建村共有四个村民小组,分布在三条山埂和一条山沟。一组地名叫白果树,那里生长着三棵年头已久的白果树。二组叫豹林岗,三组叫瓦片槽,四组叫火草坪,就是新建村的山巅部分。从其他任何一个村民小组去火草坪的行程,都要两个小时以上。

  老吴将我引荐给当时的村支书老高。老高正在地里侍弄庄稼,一听见老吴喊他,就抱着一捆杂草,绕过土坎,来到我们面前,未开口先笑。如今我已忘记老吴跟老高当时的具体谈话内容,我只记得老高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小伙子,咱们村可是出行靠脚、吃饭靠天……

  此行算是报到。过了几天,我和老吴又来到新建村。这一次,村里开了一个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分派近期工作任务,我接到第一份工作任务:抄电表。从那以后,我每隔一个月就去四个村民小组抄总电表,再将经过一整天奔波获得的数据加起来,报到电站里去。

  一年后,我转正为共安彝族乡人民政府干部,所联系的村还是新建村。在这期间,大概有三年多时间,我主要干了两件事:第一件是组织人力从火草坪开挖万米多长埋管槽,给其他三个组引来自来水;第二件是组织大家从通乡公路处岔开一条通到新建村的机耕道。两件事干完,我改包了其他村,随后调到县里。脱贫攻坚的号角吹响以后,因为有一定的乡村工作经验,我成为驻村帮扶干部,工作重心再次回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上。

  此时的乡村,正在蝶变。

  那个“出行靠脚、吃饭靠天”的新建村已今非昔比,那里建起了花卉大棚,还修建了崭新的办公场所。那条我爬了几个小时的羊肠小道已被高标准省级通村公路所取代,曾经灰暗的瓦房大都被两层小楼所替换。老高已从村干部岗位退下来了,如今与花为伴,老有所乐。他感慨地说:“我也喜欢上了侍弄花草,还能在爱好中挣点钱。”说这话时,老高的脸色更加红润了。

  后来,我在永胜乡一个叫顺河的村庄驻村扶贫。以前村里百姓追求的是住房宽敞温暖、遮风避雨;现在追求的是“花样农家”,希望有更好的生活环境和发展前景。在顺河村,有一次走访贫困户老张,远远的我就发现了异样,那原本空空的院坝上影影绰绰。我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看,院坝里已经多出了一圈花卉绿植。我很惊喜,给老张打了一个电话:“老张,不得了啊!”

  “小罗,怎么回事?”

  “我在你家门口,咱们家院坝‘生’花了。”

  “哈哈哈……”老张的笑声震得电话听筒嗡嗡响。

  “哪儿来的呀?”我问。

  “村里不是家家户户都在创‘花样农家’吗?村里还有补助呢。”

  “这我知道。我是说,这些花卉绿植是哪儿购买的?”

  “新建村,共安彝族乡新建村!”

  此后,我在许多场所邂逅新建村的绿植,心里总会生出亲近与暖意。


(《 人民日报 》2021年01月13日第 20 版)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